• <menu id="euueg"><nav id="euueg"></nav></menu>

    前四年:羅致、訪求文獻(1937年-1941年12月8日)

    假如有人問我:你這許多年躲避在上海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我可以不含糊的回答他說:為了搶救并保存若干民族的文獻。 ——鄭振鐸《求書日錄》

    淞滬戰后,上海淪為“孤島”。江南著名藏書樓典籍紛流入肆,日寇、偽滿、漢奸、及書賈紛聚滬上,“皕宋東運,木犀繼去,海源之藏將空,江南之庫已罄”,鄭振鐸深恐此區區僅存之國家典籍淪失,遂與商務印書館張元濟、光華大學校長張詠霓、暨南大學校長何炳松及北京大學教授張鳳舉,聯名致電教育部和中英庚款董事會,要求撥款搶救民族文獻。1940年1月五人正式成立“文獻保存同志會”。鄭振鐸承擔實際采訪工作,出力最多。不到兩年的時間內,以所撥三百多萬巨款,搶救了大量價值連城的珍善之本,堪稱民國史上最大的一次購書行為。先后購致玉海堂、群碧樓、鄧氏風雨樓、張氏蘊輝齋、海鹽張氏、武進陶氏、南潯張氏適園、劉氏嘉業堂等著名藏書家之珍藏。1948年底至1949年初,同志會搶救下來的這批書中的精品及大部分圖書(有一小部分留在大陸),以軍艦和商船分三批運往臺灣,共計644箱。其中善本121,368冊另64散葉,包括201部宋本、5部金本、230部元本、6219部明本,大量明清稿抄本及153卷敦煌音經等。



    办公室粗喘呻吟宝贝再快点
  • <menu id="euueg"><nav id="euueg"></nav></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