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uueg"><nav id="euueg"></nav></menu>
    首頁 > 會議動態
     
     
     
     
     
     
     

     

    ☉會議論文

        

    日本國會圖書館的文獻保存與大規模保護


        

    Naoko Kobayashi

    日本國會圖書館

    • 酸性紙張問題以及解決這一問題的開始。

        規?;a紙張的老化問題自19世紀末期在西方國家開始引起重視,但引發人們關注這一問題的重要事件之一是1957年美國人威廉·詹姆斯·巴洛公開了他的調查結果。巴洛對20世紀上半葉每十年出版的文獻的紙張老化程度進行了檢驗,并指出造成紙張老化的主要因素是紙張中所含的酸。從此以后,一項鼓勵使用無酸紙的運動在美國成功展開,1984年建立了美國國家標準化組織紙張耐久性標準(ANSI Z39.48-1984)。在日本,一本名為“Hon o nokosu”(保護圖書)的小冊子引發了人們對酸性紙張問題的關注。這本書1982年由Hirotaka KANAYA先生私人出版,介紹美國針對酸性紙張問題的運動。此書關注與書相關的產業比如出版、圖書裝訂和造紙以及大眾傳播,當然還包括圖書館。

        1983年日本國會圖書館(NDL)建立了一個防止紙張酸化的部門以檢驗防止紙張老化的方法,并對國會圖書館收藏文獻的老化狀況進行調查。調查檢測了從館藏中隨機抽取的5,449個樣本,這些樣本包括1970年以前約100年間國內和國外出版的圖書、雜志以及法律和議會文獻。我們按照樣本的出版時間每十年為一個階段進行檢測,以評估紙張的柔韌度和顏色的變化。

        我們發現1860年代后的外國出版物出版時間越早,老化越嚴重。而我館有責任保存的國內出版物,出版于1940到1950年代的老化的最嚴重。這一時期的紙張不僅易碎而且顏色也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們把這些歸因于戰后時期紙張質量嚴重下降。除了這個時期以外,1880到1910年代之間的出版物紙張老化也非常明顯。這個時期以外的紙張,年代越晚,質量越好。從這個調查中我們了解到了我館館藏基本的老化趨勢。由于我們尚未將卡片目錄全部轉換成聯機目錄,因此對于我們來說評估老化館藏(包括那些已不能使用或修復的館藏)真實數字是困難的。

        要處理由酸化引起的圖書館館藏的大量老化,我們需要采取新的方法,因為使用傳統方式一件一件的修復老化藏書效率十分低下。1973年國際圖書館學會聯合會(IFLA)建立了IFLA保存工作組,并于1977年將其升級為IFLA保護組。這個組在其1986年的報告中建立了新的保存原則,“圖書館文獻保存保護原則”。新的原則將文獻保存定義為不僅包括保存文獻,還包括通過轉換文獻形式來保存文獻內容。這一原則還介紹了一個新的觀念,即在不可能以相同的方式保存所有圖書館館藏文獻的情況下,對某些文獻進行優先保存是很重要的。(同年成立了IFLA保存保護核心活動項目(IFLA/PAC))。

        1986年國會圖書館的保存保護工作也達到了一個重要的轉折點。這一年東京館建成,使國會圖書館的藏書容量從450萬件達到1,200萬件。隨著東京館的開放,整個圖書館進行了結構性的改革。以此為契機,國會圖書館對其保存保護的基本政策進行了更新,以修復破損文獻為主要職責的裝訂部,并入到了保存部,這一部門的工作延伸至反映新的保存保護原則。此外,在采訪部建立了保存計劃辦公室作為將保存政策具體化的部門。保存部和保存計劃辦公室開始了積極的協同工作(2002年3月在圖書館的組織結構調整中保存計劃辦公室被取消,其職責轉由保存部承擔)。

        國會圖書館大批量脫酸活動的三個主要目標以及目前為止采用的方法如下:

        1) -目標:保存老化過度已不能修復的文獻的內容。

        -方法:我們決定將轉換文獻形式作為新的保存方法,并根據計劃將1987年以來的老化文獻制成縮微膠片。

        2) -目標:修復大量酸性紙文獻。

        -方法:我們將大批量脫酸作為基本方法并開始調查當前大批量脫酸方法的趨勢。

        3) -目標:推廣無酸紙張文獻。

        -方法:我們從1986年開始新采訪文獻pH值的調查,以使人們意識到,無酸紙的使用將使我們更容易保存通過法定繳送系統獲取的文獻,進而推廣無酸紙在國內出版物中的使用。

    •     對老化館藏進行縮微拍照

        從1983年對樣本館藏老化狀況的調查中,我們得知1940到1950年代出版的國內文獻老化狀況最嚴重,這其中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后出版的30,000冊文獻損壞程度最為嚴重,已不能承受正常的使用。國內文獻作為國會圖書館應在保存工作中最優先處理的館藏,既要保存內容,又要保存原始文獻。由于這類文獻是最先保存的目標,1987年國會圖書館啟動了對這些老化館藏進行縮微拍照的項目。

        以上提到的30,000冊文獻的縮微拍照工作并不是一次性完成的,而是根據可用的預算和人工一點一點進行的,最終于2000年完成。已經過縮微拍照的原始文獻被放入保存箱,然后存入書庫保存,不再提供給讀者使用。負片被保存在專用存儲空間,空間內溫度和濕度持續保持在遠低于普通書庫的水平,即溫度為18攝氏度,濕度為25%。正片供讀者使用。將老化文獻制成縮微膠片,使得那些不能使用文獻原件的館際互借和復制服務得以開展。

        調查中發現損壞嚴重程度位居第二的館藏是明治時期(1868-1912)出版的圖書。因此我們第二個縮微拍照項目開始于1989年,對象為明治時期出版的160,000冊文獻。這個項目在外部承包商的協作下進行,因而在兩年之內一次性完成。完成這個項目后,我們按照出版年代順序對國內圖書進行縮微拍照,希望能在2009年前完成對二戰前出版的館藏的縮微拍照工作。對于國內雜志,我們已經將1960年代前半段以前出版的老化雜志進行了縮微拍照。因為轉換文獻形式的工作預算有限,一些老化的館藏還未縮微拍照就已經嚴重損壞。我們知道將這些破損的文獻復制下來將對它們造成更大的損害,但現實情況是如果有讀者需要,我們就必須提供這些原始文獻的復制品。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我們正在制造一堆破損的文獻,已不能再承受讀者的普通使用。

        對于彩色文獻,大尺寸文獻以及非書文獻,我們應采取其他方法比如數字化保存。我們應根據各種館藏的特點尋找最合適的轉換文獻形式的方法。

    •     大批量脫酸方法的調研與實施

        除了轉換文獻形式以外,脫酸是保存大量酸化損害文獻的唯一途徑。建立于1986年的保存計劃辦公室,著手研究已在一些具有先進保存技術的國家應用的最新技術,并對日本的研發狀況進行調查,以將成果推廣至更寬廣的社會。

        為了推廣與傳播海外國家應用的最新大批量脫酸技術的信息,我們于1989年翻譯出版了《圖書保存技術》(美國國會技術評估辦公室1988年發行)。這一報告介紹了美國國會圖書館基于“DEZ process”(二乙基鋅工藝)的大批量脫酸計劃。日本國會圖書館也介紹了脫酸的其它方法。1980年代后期,關于酸性紙張和脫酸技術的研究也在日本興起。國會圖書館為這些研究提供樣本并作為合作者參與了一些研究項目。

        1997年國會圖書館委托日本專家調查舊書脫酸技術的有效性。專家向國會圖書館報告稱有一種有效實用的解決方案,這一氣相法大批量脫酸新技術名為“DAE process”(干式氨氣環氧乙烷法)。1998年秋,一家私人公司將DAE process投入應用并提供服務。1999到2000年國會圖書館實驗性地對4,000冊1950到1960年代國內出版的圖書的副本進行了脫酸處理。實驗結果是經過處理平均pH值由4.56提高至9.76,經過公司進行抗拉伸測試表明紙張強度提高3到5倍。因此我們通過實驗證明這一方法可有效大批量脫酸。

        我們還發現,文獻處理后殘留的異常氣味令工作人員感到不適,我們必須通過100次以上的空氣沖洗才能去除文獻中的氣味。之后我們發現產生異常氣味的原因是脫酸過程中產生的甲醛。這一異常氣味的問題其它圖書館也有所報告。根據化學物質專家所做的評估,處理過程中產生的甲醛并未超過安全標準,不會對人身體產生影響。盡管評估結果如此,仍有員工對處理大量脫酸文獻表示擔憂。因此,我們在當時決定不采用這一方法進行大批量脫酸。

        我們一直關注DAE process這一日本唯一的大批量脫酸服務的改進,同時,我們再次考察了2004到2005年海外國家最新的脫酸技術。15年前我們所做的只是文獻的搜索,但這一次除了搜索文獻,我們能夠訪問圖書館,現場參觀真正的脫酸技術。我們發現有多種不同的脫酸技術能夠中和紙張的酸性。但每種方法都有一些損害文獻的風險,比如變色和物理損傷?,F在我們明白每種方法都有其優缺點,我們需要在使用和保存圖書館文獻中檢驗各種方法所有可能的風險和優點。2007年一項名為“BookKeeper”的大批量脫酸服務將在日本開始應用。因此我們需要比較不同的方法并進一步決定哪種最適合我們圖書館的館藏。

    •     關于無酸紙使用率的調查以及出版物中無酸紙使用率的增長

        如果所有日本發行和繳送國會圖書館的出版物都使用無酸紙,那么文獻的長期保存可能不需要再專門考慮紙張問題。因此保存計劃辦公室于1986年開始對新采訪文獻無酸紙使用率的調查,以推斷出版物的實際情況并促進無酸紙的使用。他們隨機抽取國會圖書館上一年采訪的新文獻的樣本,檢測其pH值。樣本被分為四組:根據出版者類型,即官方或商業出版者;根據出版物類型,即圖書或期刊。

        在1986年的第一次調查中,商業出版物的無酸紙使用率約為50%,政府出版物約為30%。在2001年以前政府出版物無酸紙使用率一直低于商業出版物。我們在一開始使用平頭電極和pH值試紙進行pH值的深入檢測,但在商業出版物無酸紙使用率穩定在80%以后,我們從第11次調查開始改用更簡單檢測方法--使用無酸紙測試筆進行檢測。政府出版物無酸紙使用率很長一段時間停留在50%的水平,直到最近十年才開始增長。在2003的調查中,商業與政府出版物的使用率都達到了90%以上。要了解更多的調查方法與背景的細節,請參考“十六年來對新采訪文獻pH值的調查”(國際保護通訊,第28期,2002年12月)

        近年來鼓勵使用再生紙逐漸成為趨勢,反映出環境問題受到了更多的關注。因此從1997年開始我們的調查開始包括出版物再生紙使用率以及再生紙中無酸紙的比率。最近一次調查的結果分別為20%和90%。實際狀況難以掌握,原因在于再生紙尚無標準定義,并且一些文獻并無是否使用再生紙的說明。

        除了將每次調查結果刊登于國會圖書館月度快報之外,我們還做了大量工作,通過在企業中發放小冊子促進無酸/耐久性紙張的使用,以及邀請來自出版界和造紙業的朋友舉辦關于文獻保護的座談會和講座,來強調文獻保護的重要性。我們相信提醒人們關注解決酸性紙張問題的重要性以及推廣促進無酸紙的使用,是促成當今日本無酸紙高使用率的重要原因。當前無酸紙已在新出版物中普遍使用,可以說需要國會圖書館采取處理措施的酸性紙文獻的數量已不再增加。酸性紙問題已經由原來的持續存在的困擾轉變為一個我們可以有計劃的予以解決的問題。

    •     新問題的出現

        2002年國會圖書館關西館的開放使國會圖書館的藏書容量由1,200萬冊增至1,800萬冊。增加的不僅僅是圖書館的設施,還包括始于2002年的網上書目信息服務,這一服務擴大了我館館藏的利用。復制服務的請求數量增長迅速,相比之下我館館藏的外借服務并未大規模增長,因為國會圖書館的館藏只接受圖書館的外借請求而不提供個人外借服務;國會圖書館被看作是國家信息資源的“最后一張底牌”。2005年年度來自遠程讀者的復制請求數為300,000件(以文章為單位),這個數量是2002年的3倍。

        館藏使用的增加帶給我們的擔憂是文獻老化的擴大。文獻修復數量在國會圖書館的年度統計中出現。而已損壞文獻數量的增加并不能體現在我們的統計中,因為還未處理的已損壞的館藏文獻被列入等待修復的列表,而不是列入統計中。此類館藏在書庫中不斷堆積,它們必須得以妥善處理。

        盡管修復所有破損文獻難度很大,但我們認為如果能找出每一類館藏老化的特點,就能有效的實施適合每種類型的保護措施。由此,我們開展了對于在保存工作中處于優先地位的日本圖書的老化狀況的調查。大約190萬冊1950年代之后50年內出版的日本圖書成為這次調查的目標,這些圖書尚未被列入任何一個縮微拍照計劃。隨機抽取的400件樣本,根據出版年代以每10年為階段分組,檢驗其紙張和裝訂狀況。1983年進行的同類調查中,只檢驗紙張狀況。而在這次調查中我們一并檢驗裝訂狀況與紙張狀況,目的在于更容易評估它們能否夠繼續使用。在這次調查中我們還將評價等級簡化,因為調查的目的在于為文獻保護措施提供實用的評價依據。(例如,對于耐久性,采用了兩個級別,即“好”或“不好”,而非1983年調查中使用的5個級別)

        調查于2005年和2006年進行,其結果已經過整理。調查的主要發現如下:

    •     自1980年代以來酸性紙張的使用率急劇下降
    •     具有良好耐久性文獻的比率自1960年代以來有所提高
    •     膠粘裝訂文獻的比率迅速提高
    •     具有良好翻開性(易于翻開)文獻的比率基本沒有變化

     

    年代

     

    特性

    1950-1959

    1960-1969

    1970-1979

    1980-1989

    1990-1999

    酸性紙張

    95%

    96%

    96%

    66%

    26%

    良好耐久性

    48%

    82%

    96%

    100%

    100%

    膠粘裝訂

    0%

    2%

    26%

    56%

    78%

    良好翻開性

    75%

    75%

    73%

    54%

    69%

        這個隨機樣本調查使我們能夠粗略估計具有某些特性的圖書的數量。通過這個調查我們可以計算出有多少文獻應該縮微拍照(由酸性紙張制成的并已經變脆的文獻),哪些文獻適合大批量脫酸(由酸性紙張制成的而尚未變脆的文獻)。這樣我們可以預計我們需要采取怎樣的措施。

        盡管無酸紙張可以保存很長時間,但從1970年代開始逐漸增多的膠粘裝訂文獻很容易損壞,比如,如果粘合劑由于壽命原因而角質化,那么經過一次復印文獻就將損壞。因此,新的挑戰已經出現,我們應該考慮針對由現代裝訂技術而不是酸性紙張所引起的損傷的解決措施。

        酸性紙張問題對圖書館世界的巨大壓力使得我們將解決此問題的對策看作保護大量紙質文獻的首要措施。然而,使用無酸及耐用紙張并不足以確保文獻長期為讀者使用服務。持久耐用的文獻必須使用無酸紙并以合適的方式裝訂,才能具有長期良好的可用性。當前已有一些解決酸性紙張問題的方法,我們必須選擇最適合目標文獻的方法。另外,我們需要解決文獻保存中的各種問題,不僅僅是與紙張相關的問題,比如裝訂和復印的方法,以避免大批量的文獻老化。

        另一個新問題是縮微膠片的老化。在2002年大量縮微膠片由東京主館轉移至關西分館時,我們發現一些膠片有像醋一樣的氣味,這是醋酸纖維素膠片老化的第一個征兆。由于這批縮微膠片的儲存和應用狀況并不比其它膠片惡劣,因此我們推斷其它膠片也可能正在面臨老化。因而我們對館內收藏的縮微膠片進行了一次全面的調查。同時我們決定將酸性紙包裝更換為無酸紙包裝,以此在微觀層面改善膠片存儲環境。我們已經完成調查并按照從2003年起處理12萬套縮微膠卷和460萬片縮微平片的計劃更換膠片包裝,到2005年已完成8萬套縮微膠卷和80萬片縮微平片包裝的更換。

        我們對調查中發現的嚴重老化的使用率高的膠片進行了復制,并將原始膠片丟棄。對于使用率較低的膠片,一開始我們除了為其更換包裝外并未采取其它措施。但是我們在2006發現一個情況,雖然已經更換了包裝材料,但由于其中的膠片老化而釋放氣體,使得更換后的包裝很快酸化。將嚴重老化的醋酸纖維素膠片單獨放置勢在必行。隨著時間的流逝,醋酸纖維素膠片必將發生老化。在歐洲和美國,這個問題已被認為是最緊迫的保存難題之一,并引起了廣泛關注,但在日本這個問題還未引起重視。我們意識到有責任在日本引起人們對這個問題的關注,并創造機會以交流關于這一問題的信息。

    办公室粗喘呻吟宝贝再快点
  • <menu id="euueg"><nav id="euueg"></nav></menu>